夏洁修

=Sherlockholiday
高中狗
微博/晋江/知乎:夏洁修


科幻/推理/设计/原创

我永远喜欢章北海!!!

[凹凸世界/雷安柠]魔镜魔镜

  主雷安但也可以幻视为雷柠/双安,全员学生设定,雷大爷直男向。标题取自mili的新曲,b站av18709658。应该不算是刀子(顶锅盖逃

魔镜魔镜
文/夏洁修
1
  一眼就能注意到他。
  和我一起从奶茶店出来的紫堂幻也这么说。临近考试,南山路上学生稀少,都早早买完干粮回教室复习,十二点半的街上空空荡荡。更何况雷狮那么高,还穿着儿童款运动衫,想不注意他都难。
  他旁边走着一个稍微矮一点儿的男生,穿着规矩整齐的夏季校服衬衫,头发有点蓬松,正提着装满薯片可乐的塑胶口袋,走路动作一蹦一跳十分少女像半兔人。雷狮显然有些烦他,步履轻盈地转弯绕过一辆三轮车,而衬衫男加快几步上前,飞快转身,失望之情溢于言表。他一抬头,看见了远远地跟在后面的我和紫堂幻。
  我吓得柠檬茶都掉了,拉起同样吓惨的紫堂幻落荒而逃。一口气跑回教室之后我才意识到自己刚买的饮料不见了,同班的凯莉幸灾乐祸地在门前叫:“安莉洁,有人找。”
  雷狮拿着维他柠檬茶向我招手,很不客气地把茶塞给我:“你跟踪我?”
  我和紫堂只是想看热闹的啊,毫无非分之想啊!
  哪知道雷狮还笑着从外套衣兜里摸出手机丢给我:“应该有社交帐号吧,留一个?”
  我用他的手机登入了企鹅帐号,加了雷狮之后才在验证消息里看见还有一个人在好久之前给我发了好友申请。
  看我对着好友申请发愣,雷狮好奇地凑过来看看:“怎么,你认识安迷修?”
  安迷修?不认识。雷狮看我茫然的神情,顺手点了个同意。
  “我不认识他。”并不善于聊天的我诚实地说。
  雷狮抄手道:“就是今天那个男生,跟着我那个。我澄清一下啊,我不喜欢那人,是那家伙缠着我。你叫什么名字?”
  “安莉洁......刚才你怎么找到我的?”你不是不知道我的名字吗?
  雷狮笑得露出虎牙,他抬手摘下我绾头发的柠檬发卡:“对刚才那个女生说「找一下你们班那个柠檬。」。”
  临走时雷狮说道:“和你聊天很愉快。”

2
  很快就放暑假了。
  作为一个没什么朋友的死宅,暑假的时候我一般是早早写完作业,剩下的时间打游戏。在外出差的父母寄来新的wii游戏机当作考试奖励,虽然我依然是全班十名左右。我刚忙着自己捣鼓安装,突然有人给我发消息。
  是雷狮。他说他弟弟过生日,问我去不去唱歌,不然他一个人太无聊。我待在家里要发霉了,何况有人请客,不去白不去。
  虽然我不经常唱歌,但我清楚KTV有爆米花和水果拼盘可以吃,还可以喝免费可乐的。后来我学会玩塔罗牌之后,才知道KTV还可以玩桌游。
  到了我才发现雷狮骗人,因为我一进去就看到安迷修。雷狮忙着陪弟弟唱歌,并不是很好听。我坐在角落有些手足无措。
  这个时候安迷修坐了过来,问我喝不喝饮料,没等我回答就自作主张要了一份柠檬茶递给我。
  “我看过你主页,发现你挺喜欢柠檬的。对了,你之前是不是在校刊上写过专栏?”
  的确喜欢柠檬也写过专栏,但专栏上都是为了应付丹尼尔老师写的装模作样的鸡汤文,根本没人看,所以自己也并没有在学校引起话题,自己仍然是一个不善言谈的小透明。偶尔被外班的学生记住,也只记得到“哦是和紫堂家那个不争气的小少爷经常一起吃饭的那个女生?知道有这个人但没印象啊”之类的。
  居然会被安迷修记住,我有些受宠若惊,刚想提问,安迷修突然站起来摸索话筒,十分积极。
  这时雷狮的弟弟卡米尔一曲完毕,周围的男生开始起哄,让安迷修和雷狮来一曲,我看那电视上显示的曲目还是羞耻度Max的《纤夫的爱》。
  后来起哄男生之一佩利告诉我,选这首歌没别的,只是知道安迷修是个老古板,平时举止都像一个退休老干部。
  但退休老干部也别唱女声部分啊。我一边喝柠檬茶一边看他们不自然地哼哼,雷狮满脸通红很难为情,磕磕巴巴地像小妹妹;倒是安迷修比他放的开些,没有捏起嗓子娇媚万分,唱得比“哥哥”还雄壮。
  唱完后安迷修又坐过来喝果汁,开始唠唠叨叨说些他和雷狮的事情。他说他和雷狮第一次合唱,没什么默契是应该的。他说他和雷狮不是一个班的,但宿舍是在一起。全宿舍的人都不太喜欢雷狮,因为雷狮太受女孩子欢迎了。其实雷狮这人很好的,第一个和安迷修说话,以前还很慷慨的给安迷修借钱,上个寒假雷狮和弟弟去滑雪还不忘叫上安迷修。哦对了,那时滑雪的人里有个叫艾比的女孩子,对雷狮很好,滑雪杆不够都是艾比借给雷狮的,要知道艾比是南方沿海小城的姑娘根本没见过雪呢。
  “安莉洁你认识艾比吗?她滑雪旅行后就转学转到咱们这边来了,现在应该在我们学校初中部读初二,改天有空我介绍你们认识认识。”安迷修认真地说。我还来不及思考他居心叵测,他开始和其他人撺掇我和雷狮唱一个。
  安迷修积极踊跃,不等雷狮下手,点了Mili的《Mirror Mirror》。
  “冰柠檬小姐和雷狮唱一个!”他们都把我的绰号取好了。我望向雷狮,雷狮的目光正好和我相撞,我们两人都脸颊绯红,和唱《纤夫的爱》似的忸忸怩怩。我再看看安迷修,安迷修的脸颊上投下一片蓝紫色的迷离的灯光,看不清表情。
 
3
  暑假期间,安迷修给我发了不少消息,百分之八十关于雷狮。我知道了雷狮喜欢温柔文静的女生,睡觉的时候有时要打呼噜,鞋码是41,最喜欢的游戏还是《守望先锋》。安迷修说雷狮喜欢用的英雄是米克电和疯猫,我一时摸不着头脑,和雷狮联机打了几次后才知道安迷修说的是麦克雷和狂鼠。
  雷狮有时候也会找我聊天,讲一些平时生活里的趣事。相反的,他很少提到安迷修,偶尔提到也不过是些情感色调不明的陈述句,譬如“你刚刚看到没安迷修的Steam ID不是什么正常ID”“安迷修问我吃不吃他刚烤的面包他给我寄过来你要吃的话我送给你”“安迷修一个大老爷们儿居然在少女游戏里氪金真是想不到”。
  “你觉得安迷修这人怎么样?”我忙着推塔,忙里偷闲问他。
  雷狮一愣,直接被射杀。复活之后他还楞在原地但没有掉线,几分钟后才发来消息,用词隐忍而谨慎:
  “有些怪,有些时候......又萌贱萌贱的,但总体来说是个厚道的好人。”
  我第一次给雷狮主动发消息是和安迷修吃鸡之后安迷修怂恿我发的。安迷修说:“小柠檬你明天有空吗?”
  “怎么了?”
  “明天街上有一家书店cafe开张打八折,你之前不是一直想买索耶的《终极实验》吗,那里应该有。”
  我还在找适合的表情包丢回去,安迷修又发来一条:“还可以在那里吃饭。我请客。”
  “那好。”
  “哦对了小柠檬,帮我联系下雷狮,我刚刚不小心把他删掉了。”
  “我把他的账号给你。”
  “算了算了,我约他去网吧开黑他都懒得出门。”
  和安迷修约定好时间后我去找雷狮,怕他看是我邀请的不去,转述完后加上一句“安迷修请客”。
  我万万没想到第二天是七夕节,只有双人餐打八折,而安迷修放了我们鸽子不知道在哪里偷笑着看这一切。我有些过意不去,付账时再给雷狮买了本《红星蓝调》谢罪,因为吃饭时就看到他一脸阴沉仿佛吞了一吨僵尸肉烤串儿。
  安迷修发来信息赔不是,说自己忘了今天要上数学补习班,不能来了,钱待会儿发红包还是当请客。
  把书交给雷狮的时候雷狮猛然抓住了我拿着书的手,我们站在餐厅中间书掉在地上。雷狮紧紧拉着我,向来凌厉的双眸线条柔和起来。他说:“我喜欢你。”
  雷狮是学校少有的混世魔王和天才学霸的有机结合体,平时冷酷高傲又带着邪气简直是玛丽苏小说里的男主角,一帮兄弟更显其气势如虹。所以我不太确定雷狮是不是真心表白,一部分因为女生的矜持一部分因为单身死宅的怂,最后仓皇挣脱雷狮落荒而逃,书都没来得及捡起来。
  到开学我都没和雷狮说话,为了躲开雷狮忍痛割网游去玩wii和PSP。安迷修有时会打断我FC和AC的进程安慰我说雷狮不会吃了你他自己有分寸,或者雷狮和艾比才是真爱之类的屁话。
  安迷修加雷狮好友了吗?我脑海里蹦出一个大胆的想法。

4
  开学之后的某一天,安迷修突然找到我,问我去不去看校园歌手大赛,是初赛。
  看啊!当然看啊!初赛是最好看的!零门槛学校音响又腊鸡所以现场一定会群魔乱舞!
  我专门翘了科技社的社团课,兴冲冲地和安迷修来到多功能厅。到了安迷修才说,艾比要来唱歌。
  我警觉地观察了一圈,没有雷狮,倒是有凯莉。安迷修笑眯眯道:“是我怂恿她来的。”
  那你真棒咯。我无话可说,听着台上的姑娘鬼哭狼嚎。
  安迷修确实有一种魔力,那就是很讨女生喜欢,却不是爱情的那种喜欢。但这种性格不太讨男生喜欢,雷狮就是典型。我记得雷狮给我捡起柠檬茶那次雷狮澄清过他不喜欢男生,记得雷狮唱《纤夫的爱》时那不自然的神色,记得雷狮在游戏里不耐地疏落安迷修,我突然觉得安迷修有些可悲。
  只要是个人,仔细想想都能看出来安迷修对雷狮的一种暧昧不明的情愫。
  那为什么安迷修还要想方设法让我和雷狮在一起?连雷狮打呼噜的事情都告诉我了。
  “柠檬!艾比上台了!旁边那个是你说的凯莉是吗?”安迷修兴奋地推推我,拿起手机录像。
  艾比和凯莉合唱Mili的《Mirror Mirror》,就是我和雷狮合唱过的那曲。但显然两人暗中较劲,各自唱各自的,唱成怪别扭的二重唱。高潮部分那些高难度富有灵气的转音和高低音都没唱出来,虽然没有太跑调但听上去平平淡淡毫无光彩,更何况艾比记不住英文歌词还口胡了。
  评委摆摆手示意她们可以下去了,观众席上喝倒彩的声音倒是响亮。安迷修非常骑士道地没有喝倒彩,还发出鼓励的加油声音。待艾比不知道是伤心还是听到了安迷修的赞赏哭着下场后,安迷修轻轻地说了一句:“你比她们唱的好多了。”接着展开灿烂的微笑:“还是我怂恿她选《Mirror Mirror》的,嘿嘿嘿。”
  后来我知道可怜的艾比是赛前两天才决定唱这个的,而凯莉同学是赛方节省时间临时和艾比搭档的。

5
  雷狮第二次表白的时候,我们班在国庆大扫除。凯莉又笑嘻嘻地说道:“安莉洁,有人找!”然后拿着超大号礼物盒子的雷狮和他的兄弟们吸引了全班女生花痴的目光。
  正在抹灰的我差点从窗台上摔下去。拆开礼物才觉得雷狮脑子并没有坏掉或者想不开,里面全是游戏光盘。
  安迷修知道这件事后,开心地拉着我去吃饭庆祝,没叫雷狮。他说既然雷狮会送你游戏,他一定还是可以好好沟通的,以我安迷修的名声保证。接着安迷修八卦着我什么时候答应雷狮,问这个问题时他目光炯炯聚精会神,似乎是关心他和雷狮的终身大事。
  我没什么仪式感,潜意识里已经答应了雷狮。雷狮和我出去吃饭时,会自然地拉我的手,我也不再挣脱或者是逃跑,甚至主动去挽他。不过雷狮也知道我的性格,愿意成为我的精神同盟。我们在餐桌上谈论任课老师,谈论暴雪名人堂,甚至谈论坐在我旁边的紫堂幻。
  “你谈恋爱怎么是这个组合,还拉着亲朋好友的?”安迷修很是震惊,他也被我拉过几次。
  我撇撇嘴,今天紫堂不是没来嘛,他终于有了其他新朋友,好像是高一七班一个叫金的?
  匈奴人似的老板娘见我们坐在店里说了半天话不买吃的,凶狠地把菜单拍在我们面前。胡乱点了两个套餐,安迷修迎合着老板娘说你们这儿的牛排饭很好吃。
  安迷修长得其实不难看,甚至有一种少年式的英俊,笑起来几乎能让这阴暗逼仄的苍蝇馆子受到太阳直射般亮堂,老板娘开心地收钱钻进后厨。
  安迷修今天一直笑着,仿佛喝了假酒般比上次唱KTV时还唠叨,我耐心地听着,时不时回应一句。
  雷狮是宿舍里第一个和我说话的,其他人都膈应我,除了他。(你上次在KTV说过了。)
  雷狮在滑雪的时候一直关心不会滑雪的我,还手把手地教我。(哦。)
  寝室里面大家比赛下五子棋,雷狮明明能赢所有人,却只输给了我。(你们关系可真好啊。)
  雷狮国庆节回来带了一包酒心巧克力糖,给寝室里每个人发了一颗,给我的糖是最大最甜的。(......)
  热乎乎的牛排烩饭端上来,老板娘送了两杯柠檬苏打。安迷修依然垂着眼帘微笑着,心不在焉地用塑料叉子搅动面前的牛肉。
  我隔着热汽看着他,他和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一样,脸上写满落寞以及令人心酸的满足。我叉起一块牛排肉,边吃边说:“雷狮给我说,他在锦里看到一家店里卖的泥人,特别像你。”
  “哦对了,雷狮说今年寒假还去西岭雪山滑雪,你要来吗?”我满嘴的黑胡椒酱汁,烫得我有些口齿不清。
  我一边和肉筋对抗一边偷偷观察安迷修,安迷修双眼恢复了平日的神采。他喝了一口苏打饮料:“当然要去啊,雷狮大佬请客不去白不去。为了雪山和友情,咱们干杯。”
  我们干杯。安迷修一口气喝完饮料,开始吃饭。杯子见底时,我清楚地看见里面的冰块还没化完呢。
  看来他知道我撒谎了。
  高三寒假补课,哪里有时间再去滑雪啊!

6
  我和安迷修最后一次见面,又是期末了。孝阳冬季的雨天,黑云翻墨,仿佛下一秒就是丧尸围城的末日。安迷修撑着明亮的荧光黄色的伞哼歌,还是熟悉的《Mirror Mirror》。
  Mirror mirror
  魔镜魔镜
  Focus my light
  聚集我的暖光
  May the rest of your life
  愿你的余生
  forever sunny
  永远放晴
  Fear fear,no more
  不怕不怕
  The light will be by your side
  我的光与你同在
  Loving U silently
  寂静无声地爱你
  他不断地重复这一段,直到我们买到热乎的煎饼果子和热的柠檬茶。刚刚打算从奶茶店里冲出去,安迷修突然拉住我:“雷狮在那里。”
  雷狮裹着厚厚的冬季校服,把运动衫的帽子拉起来盖着脑袋避雨,手里拿着刚买的冒菜串和糖炒栗子。安迷修给我塞来一把伞,眨眨眼:“快点。”
  伞是浅蓝色的,不知道安迷修从哪里摸出来的。安迷修推了我一把,笑着挤入人群里,我拿着伞跌跌撞撞冲到雷狮旁边,手足无措,直到雷狮替我打开伞,后边的男生再次起哄。雷狮用干的袖子擦擦我淋湿的头发,笑着把板栗递给我。我顾不上板栗连忙回头看,看见安迷修坐在奶茶店最高的椅子上,啃着煎饼朝我微笑,黄色的伞停在脚边非常刺眼,仿佛微型太阳。他的嘴巴一张一合,但我隔着雨帘看不清楚他在说什么。
  我不知道我有没有哭。就算哭了雨水也会很好地帮我掩饰起来的。
  此后我再也没有见到过安迷修。相处了一个学期,我竟然连他是那个班的都不知道,仅仅知道他是高三的学长。
  而这学期后,雷狮和安迷修都要去另外的校区准备高考了。
  我又回到孤家寡人的境地,寒假里没人陪陪我打游戏。我想起安迷修的帐号,连忙去翻他空间。他空间很空,访客只有一百多个,比我的还少。
  最后一条动态是一张长图,标题是《雷电法王和柠檬少女的日常》。狗屁不通。
  洋洋洒洒上万字,从我和紫堂幻跟踪雷狮开始,到我和雷狮在西岭雪山上甜蜜拥抱为结局。一看以为是某本少女言情小说,帅气总裁男神和呆萌正气少女的故事。故事很甜宠,故事里没有安迷修,故事里女主角叫冰柠,故事里冰柠的好朋友叫修然。
  故事里冰柠唱歌很好听,唱《Mirror Mirror》时和男主角频频对视,火花四溅,如同天生一对儿。
  故事里冰柠天真烂漫又敢爱敢当,主动请客吃饭,不惜花重金给爱人买书,被表白时一脸娇羞。
  故事里冰柠挽起爱人的手,在Steam上为他挑选进口正版游戏,在现实里收获了甜蜜的爱情。
  故事里冰柠在大雨天丢下好闺蜜修然,只是为了送一把雨伞给淋雨的爱人。
  而修然站在被丢下的角落里,只隐隐约约露出模糊的面容。而对她\他而言,只需要远远地、在角落里看他一眼,便已经足够。
  我替他爱过了雷狮,我就是他故事里那个讨人喜欢的女主角,得到了他奢望的爱情。
  我向下翻,果然还有以艾比为主角的文章。当然还有不少女生,多多少少在现实里都能和雷狮打上擦边球的那种。
  我依然还有不少问题要问,像上次在KTV的时候一样。但现在安迷修的头像再也没有亮起过,我也没法子问,像上次在KTV里一样。
  安迷修呀安迷修。
  我终于明确了,你爱上了你的男主角。
  而女主角们,都是替你爱着他的人啊。

7
  后来艾比考入我们的高中部,思春期少女有了新的喜欢对象,仗着我面熟紫堂好欺负缠着我和紫堂幻介绍她和金认识。我们聊到过安迷修,她叫安迷修“傻瓜骑士”,因为那次滑雪旅行安迷修是骑在雷狮背上吓得吱儿哇乱叫从山上滑下来的。“也算是骑狮道吧。”艾比笑嘻嘻地说。
  “真好。”我想起他和我成为朋友的那些瞬间,想象他如何试图从我那些插科打诨里抽丝剥茧出关于雷狮的点点滴滴。
  艾比眼神明亮:“你也应该明白吧。他真的是个好人。”我知道这指的是安迷修在歌手大赛上给她鼓励的事情。
  我点头:“他是个值得深交的朋友。”
  «MIRROR MIRROR»最后还是唱的是自我厌弃不是吗。

END

评论(1)

热度(10)